记录一下记忆中有史以来做的第一个乙女向的梦xx


暑假父亲原本想带我去三沙,但因为要去PKU考试,时间冲突了于是作罢。梦境的开头便是基于此。父母去了三沙,当时我应该是在江西学习,但不知为何我瞒着他们偷偷跟着一起来了永兴岛——事实上我并未去过三沙,永兴岛自然也不是我梦中的样子。


梦中我便在永兴岛上游玩。游览途中走到了一个斜坡,我想要从斜坡上横穿过去但是在这个莫名其妙的违背牛顿定律的梦中我无法穿过,于是我下了坡从坡底横穿过去沿着另一边的马路上坡——喜闻乐见地也上不去,并且喜闻乐见地摔倒了。


结果被被出现了并且成功地扶住了我。我当时或许是和他一起来的因为我并没有对他的突然出现表现出任...

【蒙逊】夏

突然掉回惊世大坑,非常迫切地想写一篇Crossover【并没有】,于是有了这个片段。

《龙族》世界观下发生的故事。没看过原作也不影响阅读,可以当作一篇“这世界上有龙和屠龙者存在”的现架故事……大概。

凭记忆写文,有错误欢迎指出。

祝大家七夕快乐。

以上。

夏。耀眼的夏,灼热的夏。

黑色作战服尽职尽责地吸收太阳辐射到地球的热量,芝加哥夏末的阳光威力仍然不可小觑。
汗水划过额角。
暗巷外的广阔草地尸体横陈。战斗已接近尾声。
作战靴踩踏地面的声音清晰地传来,一步接着一步,毫不犹豫,逼近巷口。
吕蒙闭上眼。

他听见关羽的身体被挪开的声音,布料与地面摩擦沙沙作响;他听见枪上膛的响声,毫无疑问那把乌...

一个置顶(随时可能更新)

只会随便写点东西的现高三狗,目前半闭关。因此更新无法保证,段子随缘掉落。

佛系混圈/不混圈,不掐架不站队。混乱中立。

口味极杂,性癖独特,基本来者不拒。

话废+偶尔的blx。

目前在的坑如下:

欧美(半退坑状态):  主漫威。墙头Sebastian Stan/Bucky Barens。吃盾冬锤基etc。极度反感拉踩与撕逼。

三国:  正史/三杀/真三。本命孙策/陆逊。东吴人,时常混迹于大魏。CP为策瑜/蒙逊/姜钟,婉拒权瑜/权逊/昭会/甘陆。不是任何人的黑。

龙族:   小说有一部分未补完。本命楚子航,恺楚不拆不逆,官配...

【蒙逊】无题

异能paro片段。没有上下文,因此也不会有标题。

无剧情ooc流水账文笔属于我。

以上。

“给我待在原地别动。”男人一步步后退,远离舞台,“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漂亮的小搭档有没有命等到你冲到我跟前来。”

被胁迫的人却扑哧笑了,仿佛刚才被宣告有生命危险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的什么无关紧要的存在。“抱歉啊。”男人用以控制他的胳膊压迫到喉咙让他说话有些费劲,“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挺意外的。”

吕蒙立马站定,仍然维持着射击姿势的身体每一块肌肉都绷紧。不,不是这样的,脑子里突然不合时宜地蹿出一个声音。

越是剑拔弩张的氛围反倒越容易走神。吕蒙微微甩头,将注意力集中在几米外的两人身上。

“现在...

【蒙逊】Time is Money

盲狙高考作文,题目来自全国卷Ⅲ。

或许可以当做与端午毫无关系的贺文。

雷。雷。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具体设定见文。

@平原督邮

以上。

雨下了一整日,丝毫未有停的迹象,夜里甚至还下得更大起来。这般天气在外活动的人本就少,因此更显得那把突然出现在巷口的黑伞引人注目。黑伞迅速向巷内移动着,撑伞的人健步如飞,仿佛行走在新修好的平整的柏油马路,而不是即使在晴天也容易让人鞋底打滑栽跟头的青石板上。
伞很快停在了一扇不太起眼的门前。撑伞的人扣响门环。片刻后门打开一道窄缝,守卫模样的人探出头来,问来者姓甚名谁有何贵干。伞下人微微抬起伞檐露出小半张棱角分明的脸,道:“找你家言先生。”

吕蒙...

【蒙逊】星辰入怀

露天船/震Play,没有前因后果,不要在意细节。

可以认为两人有一千八百年前的记忆。

试图表现浪漫的感觉。


走微博


以上。


【蒙逊】Titanium(1)

挖个坑就跑嘿嘿。

双杀手设定,两人属于对立阵营。

第一章小鹿名字都没出现。

我流OOC。估计又是爽文。

以上。

厚重的窗帘被严密地拉上,唯有几缕暖黄的灯光透过缝隙照了出来,映着几片破碎的影。这个房间看上去与这座城市里其他成百上千个房间并无不同,毫无特别可言。
几百米开外的楼顶,瞄准镜后的人屏息凝神,手指一刻不曾离开扳机。这样的情况固然让狙击手头疼,贸然开枪无异于赌博——但他向来擅长赌,或者说,他从不参与没有把握的赌局。
他和目标赌博,赌注是对方的性命。他将情报一遍遍地分析,坚信命运的天平终将倾向自己的方向——
寒意突然自脊髓窜上大脑皮层,与此同时冰凉的硬物顶住后脑。
“建议你不要轻举妄动。”...

【蒙逊】清欢

原本打算清明发的拖到现在才写完,质量还很差。

两个活了一千八百年的老妖精的故事。

事实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陆逊几乎从没吃过辣。

要不是那日一时兴起想吃冒菜,吕蒙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会是陆逊生平第一次吃川菜。
“平常菜品里的辣椒充其量只算是调味料,更何况我觉得没人会带一个看上去就不属于会吃辣范畴的南方人去吃川菜。”
陆逊咬字清晰:南方。
吕蒙于是不合时宜地想起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某日,或许也是这样一个晴朗的天气,陆逊操一口温软吴语敛袖拱手静静地闯入他的世界,从此那些读来齿颊生香的音节牵绊他的魂灵一千八百年。他大抵最喜欢听陆逊说苏州话,吴地方言总让人筋骨酥软,似要沉溺在秦淮河两岸夜夜不熄的灯火里...

【蒙逊】不成文(2)

深夜混更。

前文戳主页,手机端做不了超链致歉。

我流不知所云文风预警。

真三人设,哨向设定。

※本片段二人已同居。

以上。

Scene Seven.

“睡不着吗?”
男人的声音自背后突兀地响起。陆逊偏过头瞥了一眼房间门口,又转回目光:“你怎么知道的?”
“你一直在翻身。”男人笃定地说。拖鞋与地面拍击的声音逐渐靠近,身旁的床垫意料之中地沉了下来。
“抱歉,吵醒你了。”
吕蒙朝身边的人看去。掠过窗隙的风拉长刺耳的尖啸带着厚重的遮光窗帘如帆般鼓满又落下。雨尚未停。哨兵过人的夜视能力在这样的雨夜似乎也失去了效用,陆逊此刻脸上是何种表情在吕蒙眼中根本无法辨明。
但那双眸子却瞧得清楚。仿佛整间屋子里仅...

二月初四。

腿个片段证明自己还活着。

1 | 4
© 祁伯言 / Powered by LOFTER